灰产成为“唐僧肉”,冻卡成为落后地区的“创收新渠道”(上篇)
2021年05月21日

 

 

愈演愈烈的“断卡”风暴让整个博彩业都呼吸困难,各种复杂的支付手段都用上之后,许多公司依然难以消除“断卡”带来的种种影响,再加上愈发高昂的推广成本和员工招聘难度,让博彩业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中。

 

如今谁要是说他准备“开新盘”(组建新的博彩网站),已经不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和能力的肯定,而是一种花式炫富——因为这已经是近乎自寻死路的“败家死法”。

 

博彩产业不好混,博彩周边产业也举步维艰,卡商、支付商、贩卖账号之类的团队纷纷被端,大陆一些地区的看守所甚至出现了半数在押人员都是灰产从业者的奇观。

 

断卡”行动,针对的打击对象原来这么多- 888头条

 

海外仍旧肆虐的新冠疫情不仅将大陆警方的跨国执法脚步阻断,也将灰产从业者们困在大陆,一个个只能引颈受戮。

 

但如果你以为警方如此努力地办案,单纯是为了打击跨境赌博、是为了维护社会风气、是为了完成上级命令、是为了保护老百姓财产安全的话,你可就太单纯了。

 

在大陆一些经济落后地区的执法机关的认知中,打击灰产行业已经不是在维护法律尊严或践行使命之类的“理想主义行为”,而是把它当成了彻头彻尾的生意在做,成了妥妥的实用创收手段!

 

不信可以看看浙江义乌警方向全国警察同行的公开喊话内容,它仿佛是受尽委屈之后的喊冤,又像是歇斯底里后的战书,而它折射出的是大陆一些地区在经济增速下滑之后,将灰产行业当成“唐僧肉”,将没收灰产资金、处罚“涉案人员”作为补充财政缺口的新渠道,对任何可疑对象“格杀勿论”的疯狂现象。

 

被疯狂围猎的外贸商人

 

“江浙之地多富庶”是中国人自古以来的认知,而浙商的名气在现如今的中国也是独一无二的,没落的徽商和晋商比不了,在海外开枝散叶的闽商和粤商也比不了,在大陆人的普遍认知中——浙商才是代表现如今中国富裕阶层的唯一群体。

 

但是名气大却不一定是好事,在经济下行、贫富差距增大的时候,名气大更加意味着风险和麻烦。

 

义乌警方发出了“哀求信”,请各地同行高抬贵手|封信|义乌市|浙江|外贸_网易订阅

 

从大陆开始严打灰产支付以来,就不断有浙江外贸商人被牵扯其中,即便他们和灰产行业毫不沾边也难逃一劫,锒铛入狱虽然不至于,但破财免灾却成了每个浙江外贸商人都必须承受的“司法经历”。

 

“如果你的银行账户没有被冻过,说明你的外贸生意做得不够好。”这句在浙江外贸圈中广为流传的“玩笑话”,既透露出这些外贸商人的尴尬处境,也折射出针对浙商的围猎力度有多强。

 

最开始小编也和其他看客一样,认为“苍蝇不叮无缝蛋”,这些外贸商人或许是参与了网络赌博、或许是帮助支付商洗钱,所以才被警方盯上。后来才发现自己太稚嫩了。

 

根据目前流传出的信息来看,很多外贸商人被列为“涉案资金”的额度往往只有几万元,且这些外贸商人都能提供完整的交易清单和对话截图,能证明这些所谓的“涉案资金”是外国客户由海外转账过来的,但这些仍不足以让办案警方将账户解冻,并且几万元的“涉案资金”总是连带着账户内几十万甚至数百万元的其他资金都被冻结。

 

然后外贸商人们根据警方的办案流程,只身奔赴办案警方管辖地之后,提交详尽材料,接受各种质询,完成各种流程之后,能否解冻账户依然是个未知数。

 

有些外贸商人的账户刚被解冻之后,马上又被其他地区的警方冻结,然后要再次千里迢迢跑过去申请解冻。

 

后来外贸商人们发现,其实不亲自跑过去也行,因为跑过去各种折腾的最终目的还是缴纳一笔“罚款”,或者说保证金,缴纳之后立刻就可以解冻,所以外贸商人们学精了,开始异地讨价还价,商量解冻价格。

 

外贸人别哭!教你怎么避免和解决银行收款账户被冻结|银行卡|货款|结汇_网易订阅

 

某地警方后来干脆在浙江当地租了办公室异地办公,和被冻结账户的外贸商人们面对面谈价钱,价钱谈妥了就给解冻账户。

 

所以问题就来了,如果外贸商人的账户被冻结了,可以单方面认定这些外贸商人有嫌疑,那么一些地区的警方在收钱之后立刻解冻账户的行为,该如何理解?谁来给警方的行为定性呢?

 

富裕地区与落后地区的官方对决

 

根据小编在网上查询到的结果,先冻结外贸商的账户然后索要“罚款”或保证金的行为已经较为普遍,全国经济较为落后地区的警方或多或少都有这种操作,目的也非常明显,就是要钱。

 

在网上有一句令人触目惊心的话:北方某地市级公安局长表态:我们全市的教师队伍的工资就靠你们这个案子了!找谁都没用,去找我们书记吧!

 

小编不知道究竟是哪个地级市的经济恶化到这种地步,但从一些地区警方的执法操作中,确实能感受到敛财的味道,而东北警方就更加狂野了,他们不仅远距离冻结账户,甚至还跨省抓人要钱。

 

典型的例子就是黑龙江的七台河市警方,根据流露出的信息来看,他们将同一个案子每年翻出来办一次,而每次的要价都要高于上次,且套路都是先冻结资产、再抓人、然后商谈价格,最终连杭州警方也看不下去了,直接出面保护本地企业。

 

同盾事件,杭州警方保护同盾金融员工,阻挠专案组对其调查。专案组被杭州警方控制。 - YouTube

 

杭州警方亲自出面和七台河警方现场对峙成为网络热点后,可能双方都被上级批评了,所以本次义乌警方没敢直接出面对峙,只能为本地的外贸商人们喊话撑腰。

 

义乌市在2020年底干脆组织了银行账户冻结援助中心,由当地商务局、公安局、司法局、金融办、人民银行、商城集团等单位协助外贸商们解冻账户。

 

到了2021年年初,义乌市商务局介绍了他们的阶段性进展——派出工作组16个,走访对接近40个地级市、100多个县级市公安局,同时向全国近1000个县市区公安局发送了对接函和冻结名单,邀请异地公安到义乌办案调查。

 

这些措施是否有用呢?小编估计应该是有些作用的,毕竟同行的面子要比外贸商人的面子大,但作用有多大就不敢保证了——某个外贸商人连续被冻卡18次,在义乌官方出面的情况下,也只有一半被解冻。

 

未完待续

 

阅读全文
推荐阅读
推荐产品